页面载入中...

朱德庸和父亲的童年在苏州联结

  书架区的最后,是一扇门。轻推,封闭的咖啡餐饮区就藏在里面。咖啡沾上书香,大概是最好的下午茶时光。

  西西弗书店的空间格局,80%仍然是书,文创只占门前的一小块,而餐饮被独立安置,与书架隔离。

  书是主角,但无论如何,它还是一家吸引“文青”的混搭式阅读空间。

  过去我们管写出名、有影响力的作家叫“名作家”,后来公共写作空间发生了两个重要的变化,一个是市场化意义上畅销书式写作的兴起,另一个则是互联网写作的扩张,这两个变化基本同步且互相加持,虽然在一定意义上具有开发多样化写作的潜能,但也带来了作家明星化的后果。冯唐的成名就内在于这个过程。

  然而,明星作家与名作家并不是一回事,其区别在于后者的话语权须要与作品绑定,而前者可以分离。换句话说,作家本人成为商品是其今天拥有公共空间话语权的首要前提。

  有人批评“中年油腻男”的腔调与笔法轻佻,但这种轻佻并非此时才出现,而是当作家能够轻易与作品分离时就已然出现。文学写作是需要痛感的,它并不指疼痛本身,而是指向作家与作品之间的生命关联。且不论冯唐们与自己最初的文学写作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,但至少有一点很清楚,他们在获得话语权以后都疏离了最初的文学写作。

admin
朱德庸和父亲的童年在苏州联结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