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冯骥才:唤起公众文化自觉

  新京报:你耗费了十二年的心血写这本书。

  理查德·弗兰纳根:我想了很多办法怎么写得更真实、更有力量。我尝试过好多种叙事方法,用过第一人称来写,“我们做过……”这种,所有的人物和情节也和最终的版本不同;还用过一种更柔和的方式去讲述,人物比现有的多。每种方法都不奏效,所以我烧了这些手稿,重新开始。这不是一个值得借鉴的好方法,但是我当时能想到的唯一办法。困难和挑战有很多,很多时候连写好一个句子都很难,当你写出了自己满意的语句,就会觉得一天都心情舒畅。在此之前,我经历过很多糟糕透了的时间,只为了迎来这么一天。写作就是这样一个征途,你需要做的,就是在世界、语句和自我之间保持透明,万物在你的文字里都通透澄明。明白这个道理容易,但要做到是非常难的,这也是写作最困难的地方。

  新京报:这本书的书名出自日本诗人松本芭蕉的俳句,书中也涉及日本哲学、文学、诗歌等内容。日本文学对你的影响是什么?

  陈远:我还在读中学的时候就一直在看黄老的画,后来来到北京,机缘巧合认识了黄老,我们二人性情相投。2008年,我拜到老人家门下,跟老爷子学习书画。

  新京报:在你眼中,黄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  陈远:黄老就像他的名字“永厚”一样,为人特别宽容厚道。所有跟他接触过的人谈起他的时候都众口交赞。黄老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。其实老人家这一辈子非常坎坷,尤其中年的时候有很多坎坷的经历,但他对待世界依然心存仁厚。

admin
冯骥才:唤起公众文化自觉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